雨の森

「月が綺麗ですね。」

墓语

也在elfartworld发了!如果可以的话求滑><


一个无聊之作……大概是,比作者本人还无聊的程度……

懒得想人设……名字随机打的……反正就是随便写写(nitama(。)

顺便“我”是个男的(。)这篇是男性视点

也许以后写个女性视点的?(别信

以及请不要吐槽我负数的取名能力;u;

>>>>>>>>>>>>>>>>>>>>>>>>>>

【一】

今天也是一个良好的午后。

那就睡到自然醒好了。

有些事情实在是不想再想了。

这么想着我蜷缩起身子,完美地把所有的阳光隔绝在外。

“#……W$SGf34”

…………“手机响了吗。”不情愿地站了起来。阳光刺眼地直照过来,只得闭着眼睛摸索着那个老式手机。

啊找到了。

是法打来的呢。

说什么好呢?

先接听吧。

“呐呐!愚人节快乐!可以出来见一面吗?”

哦今天是愚人节啊。

不知道为什么女性都很喜欢这个节日的样子,但说真话无聊透了不是吗。

“……我已经有别的事情了。”既然是愚人节,撒个谎也是可以被原谅的吧?

“欸好吧……那就不打扰你了…!那,我可以自己去看你吗……?”

“不可以,有事吗?没事的话我就挂了。”挂了电话。

法是我在网上认识的人。其实也不能这么说。

这部手机也是之前刚到这里来的时候捡到的,好像是别人扫墓的时候掉在我这里的,大概是,遗物什么的。

里面联系人只有一个法。之前也是她打过来,我只能告诉她我捡到了这部手机,她也没告诉我失主是谁,反而和我熟络起来了。

是个很阳光的女子的样子,不过我也并不了解。

尽管也想和她见一面,但我实在是没法离开这里呢。

……对不起。

【二】

每天的生活都很无聊,无聊到只能赏赏那些来扫墓的人在墓碑上留下的花。

偶尔也会摘几朵献给不认识的墓碑。

“也许哪天也会有人来看我也说不定吧?”玩弄着手机喃喃自语,“当然了,要是能离开这里的话就更好不过了。”

因为离不开这块地盘,每天的生活与在牢笼里并没有区别。

偶尔和法聊上几句,也会觉得这个老式手机是上天的恩赐了。

想相见,却又知道不能见面。

“会见光死的吧,一定。”又苦涩地笑了出来。

【三】

下雨了。

可恶!住在这种地方的坏处就在这里啊!

也没有守墓人……不然还能借房子躲躲雨呢。

啊,其实我躲雨也不是怕感冒,只是怕打在身上会疼罢了。

是啊,尽管没有身体,但是那雨丝只是轻飘飘地穿过身体,也会觉得疼痛啊。

法今天也没有消息。

说好的来见我的呢?啊对,那天可是愚人节啊,说不定——不——是一定只是玩笑而已吧。

只是玩笑而已呢。

没关系啦,反正一个人也习惯了。靠在自己的那块碑上,感觉眼睛湿润了,像是进了雨水一样。

【四】

今天突然来了很多人的样子。淅淅沥沥的小雨笼罩了天空,凉爽又不令人讨厌。

大概是到了清明节吧?随意地猜测着,自己摘了朵花放在身边的墓碑上。

别人的墓上堆满了亲人和朋友的花束,周边的草地上洒满了泪水。

抚摸着自己那块石头。“要是也有人来扫我的墓就好了呢……”

话说自己到底是怎么死的呢?自己以前又是什么样子的人呢?根本不知道啊。

知道的只有法了。

法也是我和外面世界唯一的联系了。

期待着她来见我,明知道这不可能。

“真是蠢死了。”自嘲地抽搐了一下脸庞,躲得远远的,怕让别人踩到了自己。

【五】

深夜了终于醒来了,雨越下越大了。

从墓地后的小树林里走出来,眼前一排排的墓碑上都挂了块塑料布,有的则放了把伞。

“…………”不想回自己那里了,恐怕周围都是水啊。

想着想着,又有点委屈了。生前的自己到底做了些什么事情,大家都不愿意理我……

随便找了块地,闭上眼睛任雨“打”在了身上。

【六】

次日凌晨了,终于有人来到我的墓上了!

又高兴,又有点想哭,却也不敢靠近,悄悄地蹲在一个正好能听见的距离注视着。

来者是一个女子,大概十七岁多点的样子。她背对着我看不清她的脸,应该是个很阳光的女孩子吧。

“边,好久不见呢。”

“上次来见你,也没想好说些什么,只是把重要的东西放在这里了。

希望你以后也能过得好些……

我也有在努力地宣传你的研究成果哦,虽然还没能成功,但我相信迟早会有人能知道的。

一定可以的。”

少女稍微停顿了一会儿,换了个语调:“啊对了,跟你说一件事情哦。

上次把你的手机留在这里,好像被别人捡走了。

没让他还给你真的很对不起,但是因为他的声音和你好像……对不起。

如果能见他一面就好了呢。

那么晚安。“

眼前的人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了我的墓碑上。

我已经不想看清她的颜了。

好像明白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那部手机……法……果然是我生前认识的人吧。

努力地奔跑着,踩过一个又一个水塘却不带起一丝水花。

但是法走的太快了,追到了墓地边上,我知道自己已经不能再往前了。

冰冷的雨下着,却感受不到它的冰冷。

这份炽热的心,也没人能理解呢。

【七(最终章)】

第一次主动给法打电话呢,不免有点紧张地按下拨通键。

“啊!你主动给我打电话真是少见呢!”

“恩……那个,法,你可以来马德堡墓地吗?现在、立刻、马上。”

“欸?可以……!稍微等我一下!”

电话那边传来嘟嘟声,无力地垂下手臂。

说是要相见,但要如何才能让她看见我呢?

想了很久,或许也没有那么久,就看见法打着伞从车上下来寻找着。

“欸……果然还是该打电话问问他在哪里啊。”法着急地在墓地里走着,而我,只能默默跟在她后面,伸出手,两人间也是触及不到的距离。

“啊啊可恶……再到外面找找看吧。”她突然往回走,与我撞到了。

但是又穿过去了。

话说,离开墓地的话到底会怎么样呢?

会死吗?

那样也不错啊。

像这样孤独地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不是吗。

但还是想留下些什么。

飞快地拿出自己的手机码起了短信,写完了,却又不知道该在收信人那里填上谁,发信人的落款又要写谁。

明明只有一个联系人啊。

叹了口气,紧攥着手机跟着法一起离开了墓地。

也许跨出一步,我的身体就会灰飞烟灭吧。

闭上眼睛不想再想地,迈出步伐,走了出去,走了出去,走了出#@%…2/$…

你像是感觉到什么似得回了头,脸上是惊讶的样子。

能看见我吗……?

这样的心情能传达到的话,就好了呢……

【后记】

其实后面还有()但是主角死了不能写了(nitama

大概再女性视点补全w?(别指望(没人想看好嘛(。)

而且我写文只是副业……;u;写的不好,请多见谅;;


评论

© 雨の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