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の森

「月が綺麗ですね。」

BSD织太/树海旅行

*童话
*自设
*含十四织
*文风诡异


·
在横滨的最西侧有一片树海。
天真的小孩或许以为树海是单纯的森林吧。不过,其实说是黑森林也完全没问题哦?毕竟是“自杀胜地”,走进森林里不用几百米,只要你愿意低头往下寻找一下,就可以找到染了血的绳子、随手丢弃的小刀、破旧的衣服——运气好的话,还会看见尸体。
太宰治就住在这样的森林里。

·
太宰治自己也不知道他在这里住了多久,是搬进来的还是一直都在这里的了。至少,他从有记忆开始就住在树海里了。
正因地处偏僻,很多时候一个月也来不上一个人,太宰就无聊地时不时捡起往生者留下的刀子在尸体上画画。不过,这样的事情做久了趣味性也渐渐地就没有了。年仅十的太宰治又开始觉得这个行为的趣味性渐渐消失了。
“做什么来排遣时间好呢?”
他看向自己白皙的四肢,细细的手腕上浮现出青色的一条一条的血管。
然后拿起手边的刀子刺了下去。

·
太宰治睁开眼睛时正下着细细的小雨,他就知道今天会有人来自杀了。
树海的规则是晴天无事。太宰想,阳光好的日子怎么会想自杀呢?然后他随即发现他每天都在自杀好像并没有资格去嘲笑那些来奔死的人。
“嘛。这么难得那就来玩玩吧?”
太宰躲在树后面看向从蜿蜒小径走进来的红发少年。那人撑着一把路边随便能捡到的、被在风刮坏后旋即被人丢弃的透明伞,穿着破破旧旧的黑色条纹衬衫用机械一样的步伐走过来。
这是个强大的对手。太宰悄悄地从侧边紧盯少年的脸,鸢色的眼睛就那样张的大大的,雨水打进去也不眨一下。“非常厉害呢。”太宰看着自己试了一下,被水珠刺痛后闭上眼感慨道。
太宰见少年往右边走去立即跟上。在前面是他做的陷阱,不过其实只是太宰把在死人的衣服口袋里翻翻找找到的图钉叠成一排,又将他们没吸的烟排成一列的滑倒装置罢了。虽然很可笑,不过对于太宰治而言,这已经是他除了自杀以外的第二兴趣了。
——捉弄人。
他就这么找了个绝佳的观察场所等着看来自杀的少年出糗,而那少年也是傻的不负众望地一脚踩在钉子上,太宰忍不住笑出了声音。
“哈哈哈哈,你是白痴吗,这里放着那么多钉子都看不见吗?”
“……你也是来自杀的吗?”红发少年直接无视了太宰的问题反问他。
少年的表情没有变化,血却已经从他破烂的鞋子中渗出来落在地上,和过往人的血迹叠在一起混杂不清。
“不,我不是。我只是个住在树海的自杀爱好者!”太宰虽感惊讶但还是不动声色地笑着说,“这是我的陷阱,你踩到了它,所以是我的胜利!”
“唔……那还真是恭喜你了。”红发少年用冷淡的口气说出祝福的话语着实开始惹怒太宰了。他开始打量起眼前这个人来。少年约莫十四岁,身高却和自己差不多,或许是因为贫穷衣服破破烂烂,体型也比太宰更为瘦小,太宰打量着他,说,“那我赢了,我可以要求你做些什么吗?”
“……”少年沉默着,良久才说,“我做得到的话。”
“那我要你不要自杀。”太宰说,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这样说。或许是因为眼前这人和自己有着相同颜色的眼睛,又或许是隐隐感受到他们有着什么相同的地方……太宰对此也说不清,只是用高高在上的口吻迷迷糊糊说下去,“你看,今天下着雨也不适合自杀不是吗?是的,作为资深的自杀专家我可以告诉你万里无云的日子才是最适合自杀的日子哦!找一条干净的河流、黄昏的午——"
没等太宰讲完,少年就不发一言地把手上的破烂雨伞塞到他手上。
“那你也不要死。”少年说着,想了想又接一句,“我叫织田,织田作之助。”
“啊——名字好长。那就叫你织田作吧,就这么决定了。”太宰轻快地说着接下伞撑起来,“你不自杀了吗?”
“我今天本来就不是来自杀的。”名为织田的少年一边这么说着,一边稍微处理了下脚上的伤口,“我是来杀人的。”
“杀人?”太宰懵了,“可是你要杀谁。这里可是谁都没——”
太宰突然讲不下去了,哽在那个音上,而织田只是看了他几秒,在他耳边细语一句便转身离开。
“我今天不想杀了。”
太宰依旧僵在那里,红发少年已经远去,留下逐渐下大的雨拍打伞面的噼里啪啦声。

·
织田时不时地就会来树海晃上一圈,每次都不自杀,也不杀人。太宰觉得奇怪,却也不好多说什么。
他们年龄相差不过四岁,仍是有许多可聊的话题,一般都是太宰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织田在一旁默默地也不知道有没有在听,整个树海都化为没有吐槽的异空间。
着实说,太宰还是享受这样的时光的,不过,既然知道了对方的意图,他也经常催促织田赶快赐他一死。
“我今天……不太想杀人。”
“那要到哪天?”
“……”
没有人再说话。

·
几个月后,织田突然像人间蒸发了一般,再也没有来过树海,其他来自杀的人也再没有一个掉进过太宰的陷阱中。
当然,太宰怎么自杀也都以未遂告终。
几年过去,太宰也渐渐长大,学会了制作烟雾、各类炸药,然而还是没有人掉进过他的陷阱中。
为什么呢?太宰时常这样想着,想着想着就笑出来。
“嘛,果然还是织田太笨了吧。”
树海的时间与外面同步着,太宰十七岁的那天,醒来那刻发现全身已经被雨淋透,整个人被冻醒的。
“那么,这次又会是哪位来宾呢——?”
太宰往树海的入口处走去,迷蒙的大雨中出现一抹红色,远远的,撑着一把廉价的伞走了过来。
太宰这次是真的吓到了的,他赶紧找了个树丛躲起来从树叶的空隙间看过去,织田如今已变得很高——或许比自己还要高了。就连他的眼神,也比那个少年织田要多出了岁月的沉淀。
太宰等这天等了很久。他想,他终于可以死了。
“不过,死之前请再陪我玩一下吧。”

*
结果,织田又一次踩上了太宰的自制礼花炸弹。看着全身挂着五颜六色彩带的织田太宰忍不住拍手笑了起来。
“织田啊,我真想把这画面拍下来。”
织田没理会他,站起身来把衣服拍了拍拿掉那些缠在一起的彩带,看向太宰,刚想说话却又被太宰抢先开了口。
“那么,我的老朋友,现在可以杀了我吧?”

*
太宰见织田没有反应,上前确认了织田带着手枪,又一次说。
“来吧,快点开枪啊?我等这天等很久了。顺便一提,我的陷阱只成功过两次,两次都是你,是不是很有缘呢?”
“……抱歉。”织田摇了摇头低头看向太宰,“我今天不是来杀人的。”
“那你是——?”

*
“我必须要带你走。”织田说着就去拉太宰的手,太宰下意识地退后几步,笑容褪去。
“为什么?”
“你知道的。没有谁比我更了解你。”织田并没有打算强制他,把手收回就面不改色地继续说下去,“你在这里杀的人也不计其数了不是吗?”
“你在说什么?”太宰闭上眼睛颤抖着摇了摇头,“他们都是来自杀的。我什么也没做。”
“跟我离开树海,一切都可以一笔勾销。”青年接下去说道,“跟我到光明的一侧去,这个故事才能结束。”
“那你何不在八年前就杀了我?”太宰勾起嘴角,嘲笑般地站在高处看着织田,“你看,你当初若是果断一点,我或许早就解脱了啊。”
“……你知道吗?我看得见未来。抬起你的头看着我。”
太宰没有照着做,头低得更低了,织田还是继续讲了下去。
“死亡不能让你解脱的。只是这个道理,你以前不明白,但你现在能懂得了。你被这个森林困住,但只要你愿意跟着我出去,就可以改变未来。”
“……”


*
最终,不论织田再怎么对太宰说,他都没有回任何一句话,更没回给织田一个眼神。
就是织田也没办法了。他走之前,揽过太宰的肩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一如七年前一样在他的耳边说,
“我今天不想杀人,我会在未来等你。”
他转身走了,太宰等那脚步声散了好久好久,雨都下起来了,才抬起头来,泪水和雨水混杂在一起。他闭起眼,嘴唇微颤。
“织田作……我该怎么做才好?”

·
太宰睁开眼睛的时候下着小雨。
他做了一个梦,梦见织田对自己说,走出这片树海到光明的未来去找他。
他去了——那是当然的,健步如飞地往那有亮光的地方走,走出那片树海,看见了从未见过的光明,他开心地、想回头叫住织田作时
——身后却一个人也没有了。
他一下就惊醒了,然后发现脸上残留着的带着温度的泪痕。
骗子。
织田作。
……。
他颤颤巍巍地站起身来拂去身上的尘土,撑起那破破烂烂的透明伞,往他再熟悉不过的那条小路走去。
——那条通往外界的小路。

*
织田作,再见了。
我到未来找你。




------------(啰嗦的)后记
其实这篇一开始是听ゆるふわ樹海ガール的时候,想说树海是自杀者的圣地就想到了太宰先生,然后就有了这篇文风清奇的文……
或许不太好懂,不过相信聪明的大家能够看懂(ntm
我努力地混了很多原作的意向进去,希望能看出来,同时“梦”的意义,请随意地理解吧因为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好(……
其实觉着这个是可以做个游戏的,通过太宰语言和行为的分支有BE(1太宰八年前就被杀2太宰没有离开树海3织田没有活到八年后)(决定项都在八年前的剧情),HE(两人存活)和TE(本文)(决定项前后都有)。觉着HE和TE都甜的,不过TE做游戏的话在表达上有点难,也许再改改就能作为正式的结局?
有人愿意帮忙的话我很乐意写脚本画立绘的TuT(没人。
对了,这篇以后发文转移到子博了,想看文的朋友可以去改fo那只,从今以后也请多指教呀₍₍ ◝(●˙꒳˙●)◜ ₎₎
http://www.lofter.com/blog/woshiyigezibo



______________
「嫣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评论(3)
热度(44)

© 雨の森 | Powered by LOFTER